主管单位:中共青岛市委政法委 主办单位:青岛市法学会
今天是:
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视角下的警检关系研究
作者: 陈 琳 来源: 未知 时间: 2018-01-27

                ——以基层检察院侦查监督部门为例

      摘要: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刑事诉讼制度改革,关键是要构建新型的检警、检法和检律关系。检警关系作为其中重要的环节,对进一步优化诉讼结构和完善诉讼程序,有重要的作用。为维护司法的公正和权威,保障诉讼程序的正常运行,检察机关应发挥诉前主导和审判过滤的功能,全面履行检察监督职能,以进一步完善侦查监督体制机制。本文以基层检察院侦监部门为例,从检警的第一次碰撞为出发点,根据办案实际,分析了当下检警关系存在的问题,并围绕以审判为中心的刑事诉讼制度对侦查监督体制的要求,就构建新型检警关系提出了几点建议,以促进检察机关监督职能的有效发挥。

 

     关键词:  警检 监督 地位 

检察机关作为法律监督机关,法律地位崇高,负有对刑事诉讼进行法律监督的特殊权利,检察机关在履行追诉犯罪职能的同时,必须按照法定程序收集能够证实犯罪嫌疑人罪轻或罪重,犯罪情节的各种证据,而检察机关非侦查主体,但享有法定的侦查监督权;此规定一方面赋予了检察机关法律监督权力,方面也肯定了检察机关在刑事诉讼中的中立地位。检察机关的侦查监督权在现实中的监督制约作用却很小,因此,进一步强化检察机关法律监督权威,提高法律监督地位,加强对公安机关侦查活动的程序监控,提高执法办案质量尤为重要。以笔者所在单位与公安机关开展的活动为讨论点,警检在相互配合的前提下,应当重点加强相互制约,以促进司法公平正义,适用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

 一、检警关系的法理基础及现状

我国宪法和刑事诉讼法明确规定了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和公安机关,在办理刑事案件、进行刑事诉讼时,应当分工负责,互相配合,互相制约,保证准确有效地执行法律。由此厘清了检察机关和公安机关的关系,即二者之间在独立的基础上完成各自分工,但又不是完全孤立无联系。

目前,在我国的刑事诉讼活动中,检察机关和公安机关既依法各自行使职权,又不完全独立,具体表现在:一是互相独立。根据刑诉法之规定,检察机关行使检察权、批准逮捕权以及提起公诉权,公安机关行使侦查、拘留、执行逮捕、预审权;二是由于二者都是惩罚犯罪的国家机关,处于刑事诉讼活动的初始准备阶段,根据职权性质的不同自然会有交集,从公安机关对刑事案件立案之日起,就为之后的审查逮捕、起诉做基础,需要对犯罪嫌疑人做出逮捕决定时,需及时报检察机关批准。而检察机关自侦部门对于犯罪嫌疑人的逮捕,又需要公安机关的配合。三是检察机关的侦查监督职能体现在检察机关对公安机关的立案监督,公安机关对检察机关做出的不批捕决定有复议复核权。

为保障刑事诉讼活动的顺利进行、保证法律的正确实施,公安机关与检察机关通过分工负责、相互配合、相互制约,追究了犯罪行为,完成了法律实施的第一道防线。。然而随着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刑事诉讼制度改革,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加快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出发、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司法制度和刑事诉讼制度重大改革部署的推开,对每一起案件的要求提升了更多,新形势下公安机关与检察机关便不再只是单纯的“分工负责、相互配合、相互制约”,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对刑检关系提出了更高要求。

    二、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下检警关系的重要性

十八届四中全会决定指出:“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确保侦查、审查起诉的案件事实证据经得起法律的检验。”该决定是在以人民法院庭审为中心的基础上形成和发展的,对刑事诉讼制度的完善具有重要指导意义。以审判为中心是优化司法职权配置的重要措施。

我国宪法第一百三十五条规定:“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和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应当分工负责,互相配合,互相制约,以保证准确有效地执行法律。”;《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七条规定:“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和公安机关进行刑事诉讼,应当分工负责,互相配合,互相制约,以保证准确有效地执行法律。”

公检法三机关在刑事诉讼活动中应当各司其职、互相配合、互相制约,这是符合中国国情、具有中国特色的诉讼制度,即分工负责、相互配合、相互制约是公安机关与检察机关的基本准则。

    (一)分工负责

  公安机关、检察机关在进行刑事诉讼活动中,依照法律规定行使职权,在法律的规定内各司其职,不能互相干预亦不能互相推诿。公安机关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 第三条“对刑事案件的侦查、拘留、执行逮捕、预审,由公安机关负责。”行使侦查、拘留、执行逮捕、预审权。检察机关依照该条行使检察、批准逮捕、提起公诉权。除法律特别规定的以外,其他任何机关、团体和个人都无权行使这些权力。

    (二)相互配合

  公安机关与检察机关又不是独立的完全互不干涉,二者都为惩罚犯罪、完成刑事诉讼活动而付出努力,处于刑事诉讼活动的初始准备阶段,公安机关与检察机关处在刑事诉讼活动的直线上,有分工也有交集,自然也少不了相互配合,从公安机关对刑事案件立案之日起,就为之后的审查逮捕、起诉做基础,需要对犯罪嫌疑人做出逮捕决定时,需及时报检察机关批准。而检察机关自侦部门对于犯罪嫌疑人的逮捕,又需要公安机关的配合。

    (三)相互制约

   公安机关与检察机关在诉讼活动中应按照分工各司其职,在关键工作上相互配合,在工作中更需要相互制约与监督,及时发现问题,及时纠正,保证法律的正确实施,保证无罪的人不受追究,体现在基层侦查监督科,就表现在:检察机关对公安机关的立案监督,公安机关对检察机关做出的不批捕决定有复议复核权。

本着为保障刑事诉讼活动顺利进行、保障法律的正确实施,公安机关与检察机关通过分工负责、相互配合、相互制约,完成了法律实施的第一道防线,基于检察机关与公安机关的配合,保证了法律实施,实践中的大部分案件都离不开公安机关和检察机关对工作的认真负责,经过相互配合与互相监督,追究了犯罪行为,使其受到应有的法律处罚打击了犯罪。然而随着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刑事诉讼制度改革,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加快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出发、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司法制度和刑事诉讼制度重大改革部署的推开,对每一起案件的要求提升了更多,新形势下公安机关与检察机关便不再只是单纯的“分工负责、相互配合、相互制约”,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对刑检关系提出了更高要求。

三、当下实务中检警关系存在的问题

实践中,公安机关与检察机关“强调配合多,相互制约弱”这是对宪法原则和诉讼制度的悖离,以审判为中心就是要纠正这种情况,重新回到相互配合、相互制约的宪法原则上来,以笔者所工作的基层院出发,在实践中,公安机关与检察机关问题如下:

    (一)公安机关证据、程序瑕疵,主要有以下几点

    1.公安机关不能有效收集证据,导致案件瑕疵较多,影响最终的诉讼

   我国检察机关与公安机关的分工负责,导致了刑事案件的最终证据采集,基本上取决于在公安阶段证据采集情况。 目前,公安机关的案件办理主要在各公安派出所,以我区为例,除片区治安派出所外,另有两个边防派出所,边防派出所主要人员构成为部队转业特警,治安派出所除近年来新进人员为警察学院及各大高校考录,另有部分人员为非法学专业、军转人员,此类人员对维持社会治安、案件侦破等专业水平极高,但对于案件的证据采集,仍时有漏洞。主要有以下方面:

     用于案件的证据收集不及时,导致证据灭失。以笔者办理过的意见审查逮捕案件为例,公安机关移送来的解某某故意伤害案件,该案件2012年案发,被害人现场拨打110电话报警,民警出警后,犯罪嫌疑人、被害人当场带回派出所询问,因二人均有受伤,值班民警将该案件作为轻微伤害案件,未有引起重视,在处警现场未将犯罪嫌疑人砍伤他人的菜刀进行提取,二人分别询问结束后即离开,后被害人之伤情被鉴定为轻伤二级,遂作为刑事案件立案并将犯罪嫌疑人网上追逃。2017年3月。犯罪嫌疑人到案,该案件到我院审查批捕,而菜刀作为本案的作案工具,是关乎案情的重要证据,这份证据的缺失,容易造成公诉人在法庭举证时证据的薄弱,尤其在犯罪嫌疑人作无罪辩解时,客观证据的收集格外重要。

     2.公安机关侦查过程轻程序,重结果

   以审判为中心旨在实现程序正义。由于审判案件时案件事实认定、证据采信、法律适用和依法裁判的中心环节,也是维护司法正义、保护当事人合法权益的最后一道防线,丹宁勋爵曾经指出:“正义不仅要实现,而且要以看得见的方式实现。”程序正义在案件的裁判过程中的实现,从案件源头来说,公安机关是关键,而公安机关为及时侦破案件,适用不同的侦查手段,为了及时准确收集证据、惩罚犯罪、查获犯罪嫌疑人往会涉及到公民的人身、财产权利,有时会对部分公民的人身财产权利短暂剥夺,法律赋予公安机关查处犯罪的权利,实践中,为了达到侦破案件的目的,公安机关的侦查活动常常伴有对公民人身、财产的剥夺,笔者工作的部门在办案中,常根据案卷材料做出纠正违法行为,公安机关常存在的违法行为多为未按法律规定及时将犯罪嫌疑人送入看守所、拘留犯罪嫌疑人后未及时通知其家属等,这属于程序上的瑕疵,而发现这类案件的往往到了检察机关,通过卷宗记录予以纠正,而此时,公安机关的违法行为已行使完毕,检察机关及时发现了该违法行为,发出纠正违法通知书,这类监督也不具有实际意义,对公安机关的侦察活动监督具有滞后性。

   (二)检察机关监督乏力问题,主要有以下几点: 

1.公安机关侦查活动情况,检察机关不能全部掌握,立案监督多为被动监督

    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一条 :“人民检察院认为公安机关对应当立案侦查的案件而不立案侦查的,或者被害人认为公安机关对应当立案侦查的案件而不立案侦查,向人民检察院提出的,人民检察院应当要求公安机关说明不立案的理由。人民检察院认为公安机关不立案理由不能成立的,应当通知公安机关立案,公安机关接到通知后应当立案。”赋予了检察机关立案监督权,线索来源源自:办案人在办案中发现、控告申诉线索,而检察机关无法从其他层面监督公安机关的立案活动,检察机关的立案监督权是虚置的,而公安机关发案数往往多于立案数,这其中当然已涵盖普通治安案件,不做刑事案件处理的情形,但与此同时也赋予了公安机关极大的自由裁量权,在公安机关,刑事案件的启动和终止由公安机关自行决定,无需取得检察机关同意,公安机关也无告知义务。检察机关对公安机关的立案监督,往往取决于在办案件的线索发现以及案件相关人员的控告申诉,因而,检察机关的监督极为被动、滞后,立案监督多为被动监督。

    2.检察机关的侦查监督流于形式,监督权威受损

    检察机关往往在重大案件才提前介入,引导侦查,导致这些非重大特案件的办理中,部分证据收集不全面,程序不严谨。检察机关往往更多时候只是“坐等审查”,不能从公诉的角度给予提前的意见予以引导取证活动。司法实践中,检察机关的侦查监督地位得到削弱,侦查监督流于形式。

3.侦查监督线索来源单一且滞后

检察机关的侦查监督线索来源于案件办理,公安机关办理完案件后,将案卷材料移送审查批准逮捕或审查起诉,此时,公安机关针对案件的侦查活动基本接近尾声,疑人的讯问、证人证言、其他证据收集都基本完成,检察机关在收到案件后,仅依照所受卷宗材料审查公安机关侦查活动是否违法,而此处,公安机关可以自主选择移送材料及证据,且即使检察机关发现了公安机关违法侦查活动,该违法行为已经发生,对于侦查活动监督而言,无实质性内容。

    4.纠正违法无强制力,停于纸面,检察机关监督权威受损

  检察机关对公安机关侦查活动的监督为书面监督,审查对象为移送来的案卷材料,侦查活动违法的情况很少反应在卷宗内,即使犯罪嫌疑人向检察机关反应公安机关有诱供、刑讯逼供等违法行为,检察机关也极难掌握明确证据,多数情况下难以查实,有查实的违法行为,检察机关的监督也为软性监督,发现了公安机关的违法行为,发一纸纠正违法通知书,而该纠正违法通知书不具备任何强制力,对违法者本人无任何惩戒。检察机关的监督权威受到挑战。笔者办案中遇到过基层派出所办理的贩卖毒品案件,审查卷宗材料,犯罪嫌疑人供述稳定,有罪供述明确,而在审查逮捕阶段,检察机关提审犯罪嫌疑人时,嫌疑人辩称从未做过有罪供述,而在公安机关的做出的笔录,该均为一一看过,在办案民警催促下匆忙签字,未看笔录内容。经审查公安机关同步录音录像,犯罪嫌疑人在公安机关确未做关键的有罪供述言语,在查看笔录签字时,也如犯罪嫌疑人辩称,确实未将笔录完整看完,检察机关最终以证据瑕疵排除了犯罪嫌疑人在公安机关的供述,综合其他证据,不能证实犯罪嫌疑人实施了犯罪行为,最终做出了不批准逮捕的决定。以此为例,检察机关对公安机关这类违法行为无有效监督,除排除瑕疵证据不予采信外,竟无计可施,而此时,公安机关侵犯公民合法权益已经实施,造成的损失和恶劣影响已无法挽回。

公安机关的侦查工作极具专业性,检察机关的过多干预可能影响案件办理,实践中,公安机关与检察机关各司其职为更好的打击违法犯罪活动,维护社会稳定作出了贡献,但在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改革的大背景下,对于公安机关案件办理的要求提出了更严格要求,公安机关作为案件办理的起跑线,在整个案件证据收集、证明犯罪嫌疑罪情中意义重大,而也因此对公安机关提出了更严格的办案准则,对于案件证据的把握更为严苛。检察机关引导公安机关案件办理,不是过多干预。

  四、构建新型检警关系的建议或路径、对策   

    (一)提高办理刑事案件质效工作,听取检察机关意见

     为提高刑事案件办案效率,节约司法资源,保证案件质量,尊重和保障人权,公安机关在遇到严重危害国家安全、重大暴力案件、舆论关注案件时,公安机关提出或者检察机关认为有必要,派员提前介入,对案件的管辖、定性、侦查方向、证据收集固定、事实认定、法律适用和办案程序等提出意见和建议,引导、规范侦查。检察人员可以了解案件的发、破案情况及听取案件基本情况和重点疑难问题的介绍,了解案件相关背景、查阅侦查卷宗材料、查看公安机关讯问、询问录音录像,必要时,可旁听侦查人员对犯罪嫌疑人的讯问及对被害人和证人的询问,可参与公安机关的现场勘查、检验、侦查实验等活动直至参与案件讨论。接受指派的检察人员在介入公安机关侦查活动中,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提出意见:对案件管辖权、案件定性、犯罪事实及具体情节的确定、法律适用等重点问题发表初步意见、对证据的收集、固定、保全提出建议、对案件取证方向、取证要求提出引导性意见、并对主要罪行的主要证据收集工作提出明确要求、对公安机关侦查活动是否合法进行监督,对证据收集、强制措施适用、侦查措施适用等刑事诉讼活动是否符合法律规定发表意见,发现瑕疵证据建议公安机关及时补正,发现非法证据的依法排除。检察人员应当严格遵守办案纪律,不得代行或干涉侦查人员依法办案。同时严格遵守有关保密规定,不得向无关人员泄露案件情况、侦查计划等。

公安机关发现介入侦查活动的检察人员有违法违纪行为的,应当向检察机关提出,检察机关应当及时依纪依法处理,并及时将相关情况反馈公安机关。

  (二)建立检察机关对刑事侦查活动的常态化监督机制

    为进一步强化检察机关法律监督职能,延伸监督触角,促进公安机关公正规范执法,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试行)》、《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开展对公安派出所刑事侦查活动监督改革试点工作的方案》等有关规定,结合我区实际,笔者所在基层院与同级公安机关会签了《关于在公安机关设立派驻检察官办公室的意见,在公安分局法制大队、派出所设立派驻检察官办公室,设置连接公安分局警务综合平台的专用电脑,定期派检察官到办公室值班,建立对刑事侦查活动的常态化监督机制。坚持依法规范监督原则、普通监督与突出重点相统一原则、监督制约与协作配合相结合原则,做到“参与不干预,引导不主导,监督不失职,配合不越位”。值班检察官通过警务综合平台,及时掌握辖区刑事案件发案、立案、撤案情况,强制措施使用情况,以及涉案财物保管处理等情况,加强对人身强制措施合法性、财产性侦查措施适用及刑事立案活动等的监督;通过对重大疑难复杂案件的讯问、询问同步监督及审查同步录音录像资料等方式,对正在办理的刑事案件进行监督;应公安分局要求适时介入侦查,通过阅卷、参加讨论、参与部分侦查环节等方式,了解案情,经向部门负责人、分管检察长汇报,及时提出引导侦查取证的意见。

    (三)建立值班检察官违法行使职权行为记录、通报和责任追究制度

    公安分局对发现的值班检察官违法行使职权行为,及时通报区检察院纪检监察部门,并报告检察长。由纪检监察部门依照有关规定调查处理,相关责任人构成违纪的给予纪律处分,并记入执法档案,予以通报。

    五、结语

    在以审判为中心诉讼制度改革背景下,对检警提出了更高要求,对于检察机关尤其如此,基层检察院侦查监督部门不能只是办案,对基层侦查监督而言,加强与对应公安机关的联系,建立亲密关系,时刻关注侦查活动,对其作出有效监督,让监督不再流于形式,逐步减少瑕疵证据的出现,坚持依法依程序办案,是对新形势下检警部门的新要求,这些需要完善的制度支撑,基层侦查监督部门一直在探索创新中。

 

 

(本文获中国法学会长春法治年会三等奖,作者为崂山区人民检察院 侦查监督科  主任科员)

青岛法学会 版权所有 2010 鲁ICP备10005944号
地址:青岛市市南区韶关路13号 邮箱:qdsfxh889@163.com 传真:(0532)83877907 电话:(0532)83875787
技术支持:青岛网站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