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管单位:中共青岛市委政法委 主办单位:青岛市法学会
今天是:
对民事诉讼中自认规则的思考
作者: 吕晓姣 来源: 未知 时间: 2010-01-26

[内容摘要] 自认制度是民事诉讼的一项重要制度,它对于实现诉讼经济、保证程序公正等都具有积极意义,但在我国的立法却过于简单,其规定尚存有缺陷,适用也受到各方面的限制。本文试从分析自认规则的立法现状入手,提出了完善自认制度的几点建议,以期待自认制度能充分发挥其积极作用。
[关键词] 自认  自认效力  诉讼模式  私权理念

民事诉讼上的自认,又称裁判上的自认,正式或要式的自认,指在民事诉讼中当事人一方就对方所主张的事实表示承认或视为表示承认。 自认是民事诉讼法上的一项重要制度,它有利于简化诉讼程序,保障程序公正及提高诉讼效率,符合诉讼经济性要求,因此,大多数国家对自认制度都有较为详细和完善的规定。但在我国,由于现行民事诉讼法未对自认制度作出规定,司法解释虽将自认的事实规定为免予证明的事实,但总体上仍显得相当简单。
一、自认的构成要件
《证据规定》第8条规定:“诉讼过程中,一方当事人对另一方当事人陈述的案件事实明确表示承认的,另一方当事人无需举证,但涉及身份关系的案件除外。”自认是当事人承认不利于己的事实为真的一种诉讼行为。在诉讼中,当事人为求得实体利益和程序利益最大化,必将为各种各样的陈述,但并非所有的陈述都构成自认而发生自认的效力,这就涉及到构成自认的要件问题。
1.主体要件。自认的主体是一方当事人,人民法院、证人等都不能成为自认的主体。本人认为,此处的当事人应作广义的理解,即包括案件的原告、被告、共同诉讼人、诉讼代表人和第三人。
2.客体要件。自认的客体是对方当事人陈述的不利己的案件事实。自认仅限于对具体案件事实的承认,而不能包括对法律法规、经验法则的承认。另外,当事人对诉讼请求的承认也不能构成自认。对诉讼请求的承认为“认诺”,认诺成立后所产生的法律效果是承认者败诉,而自认成立后所产生的法律效果仅仅是免除对方当事人对所涉事实的举证责任。所以,当事人对对方诉讼请求的承认不属于自认的客体。自认主要针对为当事人主张而尚未得以证实的事实,因此,如再有当事人的自认,即便属于对其不利的事实,也不应产生何种效力。
3.自认必须在诉讼过程中向法院作出,并且须为声明或表示。理论上,根据自认作出的时间和场合的不同,可将自认分为诉讼上的自认和诉讼外的自认。所谓诉讼上的自认是指在诉讼过程中,当事人一方对于对方主张的事实表示承认或视为表示承认。对于在诉讼外的自认,将在后文对自认效力之限制中论及。原告的沉默不构成自认,因为法官在判断是否构成自认时,应当综合考虑所有案件事实,不应当简单地认为一方对另一方提出对自己不利的事实不予认可便构成自认。
二、不同主体的自认及其效力
自认效力的产生必须符合一定的先决条件,即作出自认的主体必须具备相应的民事诉讼行为能力,享有在诉讼上处置的权能。在现实生活中,未成年人、精神病人等一些特殊主体在诉讼过程中作出某些承认,在诉讼上不应具有证明效力,只有其法定代理人的诉讼行为才是合法有效的。
1.当事人的自认及其效力
基于民事诉讼的私权性质,当事人一方有权对他方提出的对自己不利的事实予以承认。一经当事人自认即发生毋庸举证的效力,他方当事人因此就该事实的主张免除举证之责任。在当事人作出自认后,对法院亦发生拘束力,法院解决民事纠纷应依当事人的意愿进行,当事人对该事实既然存在相一致的认识,就表明当事人双方不希望法院对该事实的真实性等再作判定,因此,即便该自认的事实与众所周知的事实相违背,也应对法院产生拘束力。自认对法院的效力适用不仅及于第一审法院,而且还对其上诉审法院产生拘束力,自认的效力还体现在对当事人的拘束力,即自认一经合法作出,一般不得撤回或变更为抗辩主张。
2.诉讼代理人的自认及其效力
我国民事诉讼法规定,诉讼代理人代为承认、放弃、变更诉讼请求,进行和解,提起反诉和上诉,需要有委托人的特别授权。可见,从我国当事人自认制度的立法精神上来看,诉讼代理人只有在特别授权的情况下才有代为承认诉讼请求的权利,而没有对案件事实代为承认的权利。在司法实践中,法院一般基于理性的考虑,赋予诉讼代理人代为自认案件事实而不为被代理人所否认的行为以证据上的证明力,因此,事实上,这也造成了司法审判于法无据的局面。
3.共同诉讼中的一人自认及其效力
共同诉讼中的自认问题主要涉及到其中一人的自认其效力是否及于共同诉讼中的主体。根据我国民事诉讼法第五十三条第二款规定可以认为,若诉讼行为中包含自认,则在必要共同诉讼中,其中一人的自认行为只有经其他人的认可,该自认行为方能对其他人发生效力,若其他人并未认可,则该自认行为对其他人自无效力可言;在普通共同诉讼中,其中一人的自认,对其他人始终不产生效力。可见,我国的立法旨意在于以其他共同诉讼人的主观认可为产生效力之要件。
三、自认效力适用之限制
自认的效力,在于可以产生免除当事人举证责任之结果。但是,在特殊的情况下,或者出于诉讼政策的考虑,在法律上应对自认的效力施以限制,或者作为自认规则的一种例外。我国在此方面尚未作出规定可从其他地区得以借鉴。
1.诉讼外自认与自认
自认的方式有正式的自认和非正式的自认。前者为审判上的自认(诉讼上的自认),后者为审判外的自认(诉讼外的自认)。 我国台湾地区学者李学灯先生认为,诉讼外的自认仅为证据的一种,并无诉讼上自认的效力。该项自认即便与他方主张的事实相符,其证据力如何也应由法院予以判断。他方当事人虽然可以援用此项自认作为证据,但并非因其提交了此项自认便免除了其举证责任。 在其他诉讼事件中所作出的诉讼上的自认,而在本诉讼事件中,自应作为诉讼外的自认。我国建立和完善自认制度过程中也应明确规定诉讼外的自认不产生自认效力,可以作为一般证据使用,具体证据力由法官审酌判定。
2.司法认知的事实或推论事实与自认
对于应当予以司法认知的众所周知的事实和自然规律及定理、或者及于推论而得出的另一事实,日本、台湾学者认为,自认应就具体事实而言,而对于法律判断或经验法则,即使双方当事人的陈述相一致也不得产生约束法院的效力。我国的民事诉讼法对此并未作规定,在建立和完善自认制度的过程中,可以借鉴日本和台湾地区的做法,限定应予司法认知的显著事实不适用于自认。
3.和解、调解中的让步与自认
在和解、调解过程中,为求纠纷及早解决,当事人作出一些让步是必不可少的。若和解、调解生效,则无须详细讨论其中的让步对以后的影响;若和解、调解不成,那么此行为是否产生诉讼中自认之效力?法律对此无明文规定,事实上,和解与诉讼中的调解,以当事人相互作出让步,解决纠纷为目的,其与自认是显然有别的。因此,不宜赋予调解中的让步以自认之效力。
四、自认规则的意义及对其的完善
(一)自认规则的意义
1.自认规则有利于实现诉讼经济。我们知道,自认的基本功能在于通过当事人对对方主张事实的承认,免除对方当事人的举证责任。法院一般无需对自认的事实再依职权进行认定即可以自认的事实作为裁判的基础。任何有利于诉讼效率和经济性的措施与制度对法院和当事人都具有难以抗拒的诱惑力。该功能使得原本环节被简化,削减了案件事实争点,缩短了诉讼周期,降低了成本支出,实现了诉讼经济的目的。
 2.自认规则有利于实现程序公正。程序公正的前提之一是对当事人意志和人格的尊重,立法者要尊重当事人的合法意愿和合法处分行为。评价程序是否公正的标准之一是程序参与原则,该原则首先要求当事人对诉讼程序的参与必须是自主的、自愿的,而非是受到强制、被迫的行为;其次,该原则要求当事人必须具有影响诉讼过程和裁判结果的充分的参与机会。 自认规则的存在和运用,也是法院充分尊重当事人的程序地位和处分权的表现。自认制度为诉讼主体之间的合理对话提供了平台,从而有利于保证法官公平地对待和处理当事人之间的纠纷。
(二)对自认规则的完善
虽然我国的民事诉讼改革政治积极地从职权主义向当事人主义模式转变,但由于立法上仍为法院行使职权留有余地,自认制度的移植还算不上完全成功,仍需要在理论、立法和实践上加强研究和改革。本人认为,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对自认规则予以完善:
1.立法上,应明确规定法官的告知义务和自认请求的陈述方式。当事人在作出自认前,其有权获得明确的警示。作为处于中立地位、行使审判权的法官,应当就自认的后果以明确、清楚的方式告知当事人,使当事人对自己所要作出的自认进行充分的权衡,避免无意识的自认。对于自认请求的陈述方式,有学者认为应当剥离自认笔录。 即把当事人的自认制成独立的自认笔录,将自认笔录从一般庭审笔录中分离出来,从而增强自认规则的拘束力,防止当事人和法官的随意性。
2.立法应满足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所需要的私权理念。依据民事诉讼法的有关规定,自认乃是当事人陈述的一部分,对受诉法院来说,其仅是一种证据材料,与当事人的其他陈述没有什么区别。此外,根据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二款的规定,受诉法院完全可以不予考虑当事人的自认而自行进行调查取证,并以其所调查收集的证据作为认定事实的根据来对案件作出裁判。在本人看来,只要一方当事人作出自认,即可免除对方当事人的举证责任,法院并以该自认之事实作为裁判的部分或者全部基础。可见,我国立法上的有关规定,不仅对诉讼效率和经济性的提高构成了影响,也和民事诉讼的私权本质背道而驰。
3.加快我国民事诉讼的改革,促进我国当事人主义诉讼模式的实现。自认制度要求的制度环境是法院对案件事实(主要事实)的非职权探知,即主要事实由当事人提出,法院作出裁判的依据限于当事人所主张的事实。 如上所述,当事人主义模式是自认规则存在的理想环境。而我国现行的民事诉讼法体现的民事诉讼模式主要是职权主义,我们应加快民事诉讼的改革,从根本上转变诉讼模式,使自认所产生的后果不仅约束当事人,使当事人免除举证责任,而且对法院也产生拘束力,排除自认中法院职权的介入。
小结:自认制度是民事诉讼的一项重要制度,多数国家对其皆有较为详细的规定。就其性质而言,无论在英美法系还是大陆法系,诉讼中的自认均具有证据法则的性质,亦即具有免除对方当事人举证责任的作用,其法定效力在于可以限制争执以及举证的范围。我国只在最高人民法院颁行的《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的第75条以司法解释的形式对自认制度作了确认,即一方当事人对另一方当事人陈述的案件事实和提出的诉讼请求明确表示承认的,当事人无须举证。这一规定对弥补我国民事诉讼证据制度的缺陷有一定的积极意义,但是,无法满足民事诉讼实践的客观需要,因此在司法实践过程中出现了许多困境和问题, 在我国的适用也受到多方面的限制,我们应加快民事诉讼的改革,早日完成诉讼模式的转变以及立法上的完善,以期待该制度能充分发挥其积极作用。

(作者单位:西安市雁塔区司法局)


[参考文献]:
1、宋朝武:《论民事诉讼中的自认》,载《中国法学》2003年第2期。
2、章武生:《司法现代化与民事诉讼制度的建构》,法律出版社2000年版,第  61页。
3、张卫平:《自认制度的机理与理论分析》,第三届全国诉讼法年会论文。
4、贲小青:《民事诉讼自认制度问题研究》,载《辽宁教育行政学院学报》2005年第7期。
5、奇风敏:《论民事诉讼中的自认制度》,www.privatelaw.com.cn  2005-11
6、陈锦红:《论民事诉讼自认规则的完善》,载《华东政法学院学报》2004年第6期。
7、马强.《自认规则研究》:曹建明,《诉讼证据制度研究》,人民法院出版社2001年版,第                               504页~513页。
8、史旭东、王军:《民事诉讼自认及其法律效力》,载《司法论坛》2004年第5期。
9、李汉昌,章青山:《自认对象简论》,《诉讼法理论与实践》2001年版.民事、行政诉讼法学卷,第169~174页。
10、叶自强:《民事证据研究》,法律出版社2000年版,第86页。
 

青岛法学会 版权所有 2010 鲁ICP备10005944号
地址:青岛市市南区韶关路13号 邮箱:qdsfxh889@163.com 传真:(0532)83877907 电话:(0532)83875787
技术支持:青岛网站建设